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季冰 > 为什么P2P公司大面积困顿?更多的影子银行撑不住了

为什么P2P公司大面积困顿?更多的影子银行撑不住了

 过去两周,数以千计欲哭无泪的投资者围堵在上海快鹿投资集团的办公室,要求讨回自己的资金。此前,因投资电影《叶问3》而出名的快鹿及其三家关联公司的理财产品停止向约25万名客户兑付。

几乎同时,在千里之外的河南新乡,200多人聚集在市政府办公楼前,他们挥舞着抗议横幅,要求政府帮助追回他们投资于河南腾飞集团投资理财有限公司资金。这家公司已于2014年破产倒闭,令3.7万名投资者损失约4亿美元,人均损失超过10000美元。

……

金融稳定承受空前压力

快鹿和腾飞是中国近年来异军突起的“影子银行”领域中数千家金融公司之一,它们并非第一家出现兑付困难的非金融机构。

在中国,所谓“影子银行”,指的是银行正规信贷之外的其他非正式贷款,它们不会计入受到央行监管的银行资产负债表,目前最常见的形式是各类“理财产品”。“影子银行”不像正规银行那样受到严格监管,而且结构也不透明,有时还会违规投资那些不符合放贷条件的房地产开发和基建项目。例如,近年来被经常提及的“地方融资平台”,往往便是各级地方政府通过这种形式取得资金,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及地方支持的大项目。

“影子银行”吸引了无数投资无门的中国中小投资者。它们从投资者手中募集资金,即其兜售所谓的“理财产品”,然后再把资金提供给企业和个人。这些理财产品通常是对公司债务再打包后的产品,它们往往向投资者承诺高回报,年回报率有时高达18%,甚至更高。由于这类理财产品如此受欢迎,以至于国有银行也经常代售、甚至向储户推销它们。

中国房地产市场在2012年前后开始降温,之后理财产品畅销起来。据国际著名评级机构穆迪估计,截至2015年年中,中国非银行金融公司发放的新增信贷达3700亿美元,理财产品余额达人民币18.4万亿元(约合2.8万亿美元),与美国货币市场基金行业的规模相当。

而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崛起,许多中国人又开始把这个行业称为“P2P”(Peer To Peer Lending,即个人对个人贷款)。

有人估计,截至2015年底,国内市场上约有16万种投资产品,其中包括私募股权基金、典型的共同基金以及银行信托产品等各类投资,数量上比2014年底增加了30%。其中还不包括前面提到的增长最为迅速的“P2P”贷款公司。

以往,公司债券违约在中国是闻所未闻的事情,因为政府总会在关键时刻介入,救助陷入困境的发行人。但过去一两年里,由于股市大起大落、汇率波动前所未有、债市火热加杠杆、资管市场乱象四起、各类非法集资借互联网金融之外衣蔓延……从而导致企业的债务违约数量急剧上升,甚至呈现一种常态化的趋势。这使得中国金融稳定正在承受空前压力,人们为此发明了一个专有名词:金融维稳。

业内估计,随着经济增长放缓,中国3800家注册在案的P2P贷款机构中,多达三分之一已陷入财务困境。自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这些P2P平台更是接二连三地倒闭。《华尔街日报》根据过去一年所报道案例统计的结果估算,有160万名购买了理财产品的投资者因此损失了至少1500亿元,平均每人损失9万多元。这些投资者中还有相当一部分是老年人,他们中的许多人把毕生的储蓄都投入其中。

来自海通证券的数据显示,自2014年以来,已有12只公开发行的债券发生违约。这还没有算上蓄意的金融欺诈,如著名的北京“e租宝”和广东“邦家租赁”。

“影子银行”产生的根源

中国的银行大多为国有,传统的信贷对象主要是国有大型企业,这使得众多其他需要贷款的公司和项目很难获取资金。一旦中央政府收紧信贷,则大量民营企业和地方政府项目首当其冲,沦为打压对象。

此外,中国对银行利率实行严格管制,信贷市场缺乏价格竞争机制。对许多储户来说,人为压低的银行存款利率毫无吸引力,各类高收益率的理财产品优势明显。

这就是“影子银行”产生的根源。从这个意义上看,它相当于官办的借贷市场之外的一个资金“自由市场”,是介于银行正规贷款业务与高利贷、地下钱庄之类非法借贷行为之间的一种合法但模糊的存在。

近年来,受到楼市调控等政策束缚的国有商业银行本身为了追逐更高的利润,也纷纷参与以理财产品为代表的“影子银行”业务,它们或是代销,或是直接放贷,从而形成了规模巨大的“表外资产”。

“影子银行”的这种渠道多样、隐蔽性强的“灰色”特性决定了其融资总规模究竟有多大,很难有权威的确切数字。据一些海外投行估算,这个数字目前大约在20万亿元至40万亿元之间,相当于中国GDP的40-70%。但有一点是确切且令人担心的,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5年来中国的信贷扩张过程中,“影子银行”得到了急速壮大。2012年,三分之二的新增贷款来自它而非银行的传统贷款。央行的数据还暗示,目前,中国银行业“表外资产”规模已与其贷款余额数量基本相当。

“影子银行”就像一面镜子,反射出中国银行体系的缺陷和困境:一方面,这一体系至今仍然实行僵死的计划经济管理体制,亟需大力推进市场化改革;但另一方面,正因为缺乏合规渠道,而逐利又是资本的天性,这一体系内部却又无声无息地堆积了大量高风险的债务。用招商局集团前董事长、现博源基金会理事长秦晓的话来说,中国当前同时存在金融抑制和金融过度自由化的乱局。

客观地说,“影子银行”可能是近年来中国最大和最活跃的“金融创新”了,它巧妙地绕开一刀切的僵硬监管,将市场对更便捷资金的需求同储户对更高回报的需求连结起来。

但问题在于,“影子银行”的出现,使巨额信贷游离与货币政策掌控之外,从而有可能引发严重的信贷泡沫,这是违背国家宏观调控政策的。更重要的是,之所以政策对商业银行监管如此严厉,如果说其理据是因为国有银行不能很好地甄别贷款风险的话,那么在中国金融业总体底下的经营水平之下,“影子银行”同样也不能。

在一些专家看来,正是“影子银行”的存在,才使得产能过剩行业得以继续维持甚至扩张;“影子银行”的大量贷款投向了政府投资的基建项目和“政绩工程”,单纯从经济的角度看,这些放贷中的相当一部分根本不具偿付能力。

上月有媒体报导援引银监会主席尚福林近日在银监系统内部会议上表示,去年末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余额9.3万亿元人民币,已超过2012年地方本级财政收入1.5倍。此外,“影子银行”还助长了资金自我循环及监管套利行为,也就是资本市场上的投机和俗称的“空转”。按照监管当局的看法,这就是流动性总量并不匮乏但却存在严重的结构性“错配”的根源。而由于这些理财产品通常期限较短,去向也不透明,一旦国家政策或市场形势发生变化,极易变成坏账。

投鼠忌器的打击

债券违约潮的到来以及多家投资公司相继倒闭,迫使政府不得不采取紧急应对措施。

业内人士透露,中国监管部门正悄然暂停对投资类公司登记注册的审批,其中包括大型外资公司支持的投资公司。据工商注册登记代理商、律师和顾问人员称,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最近向该市的注册登记代理商表示,该局将不会批准那些看起来与投资相关的公司的注册登记。一份内部文件也显示,凡是在经营范围中提到“资产”、“金融控股”和“资本”等字眼的公司,其工商登记申请受理和批准将暂停至 6月30日。

这些违约还给其他潜在借款人带来了融资困难,并推升了信贷成本。根据媒体统计,在4月的头两周里,至少18笔债券发行被取消,总价值达到178亿元人民币(合28亿美元)。此前在3月份已有62笔债券发行被取消,总价值达到448亿元人民币。

此外,今年以来,一些二手房中介公司介入金融领域,它们往往在线上对接有投资需求的投资人,在线下对接房产交易中产生的过桥贷款需求。这种颇受房产买卖双方欢迎的房地产金融平台,被认为既推高了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房价,也孕育了巨大的风险。因为购房连首付款都无法支付的人,其投资的基础便是立足于房价会继续上涨,与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前的情形如出一辙。一旦房价下跌,这种投资模式就将难以维系。

眼下,央行等监管部门正设法打击此类不受监管的放贷,以防其损害整体经济。

然而,且不说“影子银行”作为一种特定条件下的“中国式金融创新”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不应一棍子打死。因为就算商业银行能够全部退出“影子银行”,根本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正如一些市场观察人士分析的那样,以国有商业银行的整体经营水平,特别是在目前中国的银行激励机制之下,一旦国家收紧政策,严格风控,它们有可能更不愿意向看起来风险比较大的中小民营企业放贷,而更愿意把钱贷给那些大型国企——这样做不仅政治上正确,而且由于这些国企与政府有着紧密的关系,几乎不用担心贷款会有什么风险。

但这恐怕与中央政府力主的“供给侧改革”和央行的初衷背道而驰,他们原来希望资金流向那些能够真正带动经济和就业有效增长的实体经济。

写于2016年4月26日,发表于2016年4月27日微信公号“冰川思想库”;链接: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xNTIzODc2NA==&mid=2651053019&idx=1&sn=b8f5ff944ebf513bc8456d7018967da8&scene=1&srcid=0427p3muEBOXUMxYcFGte6pR#wechat_redirect

 

 

“冰川思想库”是我与几位同行朋友一起做的一个微信公号,下面是它的二维码,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关注。

 为什么P2P公司大面积困顿?更多的影子银行撑不住了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