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季冰 > 卡梅伦哼着小曲儿走了 梅姨要收拾多少烂摊子

卡梅伦哼着小曲儿走了 梅姨要收拾多少烂摊子

在长期以来一直被视为卡梅伦最得力的臂膀及继任者的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早早地宣布自己无意参加将要接替卡梅伦出任首相的保守党新领导人选举之后,内政大臣特蕾莎·梅便几乎锁定了下一任首相的位子。

梅将是继一代政治巨人玛格丽特·撒切尔26年前含泪离开唐宁街10号以后英国历史上第二位女性首相,她的当选还充分显示了比她年轻许多的戴维·卡梅伦在保守党内依然拥有的强大影响力。

舆论一度普遍认为,保守党内部的脱欧派在赢得 6月23日的公投之后将会顺理成章地入主唐宁街10号——他们中的一些人支持英国脱欧的根本目的,说到底也正是指向这个宝座。但脱欧阵营领导人——包括充满人气魅力的伦敦前市长鲍里斯·约翰逊、卡梅伦曾经的私人好友司法大臣迈克尔·戈夫,以及最后与特蕾莎·梅竞争党魁之位的能源部次官安德里亚·利德索姆——的雄心先后都遭到了挫败。

这是因为,目前的英国下议院保守党议员中一半以上是支持卡梅伦的留欧派。他们或许没有能力改变英国在脱欧问题上的多数民意,但却足以封杀任何一位党内脱欧派领导人通往首相之路,许多保守党议员尤其对一头乱糟糟的金发、行事古怪的伦敦前市长缺乏好感。

把自己打扮成底层民众代言人的约翰逊实际上是卡梅伦在伊顿公学的校友,他因为起劲地反对卡梅伦而在民间赢得了不少拥趸,但他的名声在保守党内部却因此而受到伤害。卡梅伦在公投宣传活动中说过,自己没有想在公投中实现什么政治野心,他将在本届首相任期届满后不再寻求再次连任,显然就是针对约翰逊的。脱欧公投结果揭晓后,近百名保守党议员第一时间发表联合声明,拥护卡梅伦继续担任首相。他们的真实意图不止于此,更在于向约翰逊示威。一些保守党大佬甚至扬言,应该在党内领导人选举之前首先将这位“可恶的分裂分子”踢出未来的候选人名单。

将于明天正式成为英国新首相的特蕾莎·梅是保守党内的留欧派,也是卡梅伦的另一位重要盟友。现在,她必须小心翼翼地收拾前任留给自己的烂摊子。

尽管梅赢得了一半以上党内同僚的支持,承诺将以“强有力的领导”弥合退欧公投引发的政治分歧和市场动荡,并带领英国成功完成脱离欧盟的法律程序,但她所面对的注定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使命”。

脱欧公投解决的只是一个意愿问题,并不能解决任何实际问题。因此,未来几年里英国无意将陷入如何脱欧的持久争论之中。

根据英国宪法,此次公投并不具有法律上的约束力,所以英国议会必须通过法案,让脱欧变成现实。然而,在目前的英国国会中,如果连同工党和其他在野党在内,有三分之二的议员是反对脱欧的,这实际上就使特蕾莎·梅今后每一次前往布鲁塞尔之前都会遭遇一大堆理智与情感上的诘难。

撇开欧洲法院管辖权和共同防务等政治军事关系,仅就经济层面来看,比较现实的一种方案是,英国同欧洲共同市场的新关系可以采取挪威模式。但挪威模式的实质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事实上置身于欧盟内部、不得不被动接受欧盟的指令但又没有投票权。例如,挪威对欧盟财政预算的贡献平摊到每个国民身上并不低于英国,它还要接受无限制的欧盟移民以及受到欧盟法规的约束……这显然是英国人绝对不能接受的,他们之所以要逃离,不正是为了追求这个目标的反面吗?

第二个选项是切断所有与欧盟相关的纠缠,只依靠世界贸易组织(WTO)规定,然后再争取磋商一项新协议。

挪威模式也许会得到一边倒支持留欧的英国本届国会的赞同,但必然遭致脱欧派的强烈反弹;而WTO模式则预计很难在这一届议会中获得通过。这个僵局只能通过提前大选来解决,但只要大选的结果不是产生一个一边倒支持脱欧或一边倒支持留欧的新国会下议院,政治上的瘫痪状态就仍将延续下去。

狂热的脱欧派人士很快就会认识到,撕毁一份持续了40多年的合同并不会像他们想像的那么简单。

除此之外,特蕾莎·梅还将必须处理好联合王国内部因脱欧公投而激起的强大离心力。

众所周知,苏格兰、北爱尔兰和大伦敦地区的大多数选民强烈反对脱欧。苏格兰民族党领袖已经呼吁就苏格兰独立问题再次举行公投,一旦退出英国,将以独立国家的身份重新加入欧盟;在伦敦,6月23日公投结果出炉的第二天,一个呼吁英国议会推翻上周脱离欧盟决定的请愿活动便在伦敦发起,很快就征得近400万个签名,而且签名人数还在增加。

尖锐的政治分歧不仅体现在于伦敦、苏格兰和北爱尔兰三个地方,大城市与农村、英格兰各郡与凯尔特地区之间都存在分歧。这些都不可避免地对英国未来的完整性构成了潜在的压力。

除了横向的地域分歧,纵向的代际分歧可能使会给英国未来政治纷争提供持续的温床。无论是公投前的民调还是公投计票结果均显示,总体上看,支持留欧阵营的年轻人居多,他们更关注未来;支持脱欧的老年人居多,大不列颠昔日的孤立传统对他们更有感召力。在24岁以下的年轻人中,投票留欧的高达四分之三。许多年轻选民愤愤地说,决定是老一辈作出的,最终承担长期后果却是年轻人。这为英国政治的未来埋下了不稳定的引线。

特蕾莎·梅被认为是一个经济上的自由派,主张英国留在欧洲单一市场内;但同时又是移民问题上的强硬派,似乎还说过“外国留学生毕业后就应该立即离开英国”之类的狠话。这可能也是她在脱欧公投结果不利于本方阵营但却依然能够获得一致支持的原因,卡梅伦的政治盟友相信她的当选有助于延续目前保守党主流的政策意图。

梅曾表示,今年内不会主动触发《里斯本条约》第50条,即欧盟退出条款。但这很可能由不得她。

从英国这一方面来看,只要不启动第50条,英国就依然是欧盟成员国,公投结果实际上就被冻结。但这种冻结不可能维持太长时间,因为民粹主义政客永远都不会消失,当他们想要伺机为自己牟求政治利益时,脱欧是最好的炒作话题。另外,尽管鲍里斯·约翰逊和迈克尔·戈夫的首相梦暂时告吹,但预计他们的支持者会努力为他们在梅的内阁中赢得一个职位,这将使得梅面临巨大的内部反对压力,他们会要求她尽快正式启动英国退欧程序。

从欧盟这一方面来看,情况也不乐观。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内的欧洲领导人已经以再明确不过的口吻向英国喊话:单一市场与无条件接受移民是捆绑在一起的,不可能任由英国在其中二选一。这还未将欧盟其余国家在恼羞成怒之余故意制造麻烦的可能性计算在内,要知道,任何一份英国与欧盟的新协议都需要27个国家全体批准。

但不管怎样,作为卡梅伦的坚定盟友,特蕾莎·梅的当选是一个最好的结果。它确保了英国政治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不确定性,暂时恢复稳定,这一点从英国概念股集中的伦敦富时250(FTSE 250)指数昨天上涨2.5%中可以窥见一斑。获得党内高度支持的梅似乎也汲取了卡梅伦的教训,她在当选后称,不会提前举行大选以寻求新的民意授权,而将担任首相至2020年下一次正常大选。

然而,这种稳定局面很可能是短暂和脆弱的。除非今年59岁的特蕾莎·梅能够在未来岁月里证明自己是一个超级能干的政治家,否则她所接手的——无论是将要与布鲁塞尔展开的脱欧谈判,还是联合王国内部的重新凝聚——就将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使命。这是当年撒切尔夫人都没有能够做到的,而今天的欧洲局势要比撒切尔时代险恶叵测的多。

写于2016年7月12日,发表于2016年7月13日“冰川思想库”微信公众号。

“冰川思想库”是我与几位同行朋友一起做的一个微信公号,下面是它的二维码,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关注。

 

 卡梅伦哼着小曲儿走了,梅姨要收拾多少烂摊子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