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几天前刚刚达成的TPP谈判被许多国内外舆论解读为美国(可能还有日本)及其盟友试图对正在崛起中的中国进行的新一轮经济围堵,不能说这种说法一点道理都没有,它的直接依据应该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谈到TPP时不止一次强调的:必须由美国而非中国来制定21世纪的贸易规则。

然而,简单地用冷战思维来看待这份除WTO之外目前全球最大的一体化方案,显然是错误和有害的。因此,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当务之急是要搞清楚什么是TPP

TPP,是英语“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的缩写,汉语一般翻译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它最初是在2003-2005年间由新西兰、新加坡、智利和文莱四个亚太小国酝酿而成的,随着2008年美国的加入,迅速扩大升级为奥巴马总统所说的“拥有广泛成员基础,且拥有堪当21世纪贸易协定的高标准”的区域自由贸易协定。20102012年间,马来西亚、加拿大和墨西哥相继加入谈判,特别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于2013年的加入,使TPP真正成为一个涵盖亚太地区大部分经济体的巨型自贸协定。截至目前,TPP成员国已达到12个,覆盖约8亿人,它们的经济总量占全球近40%,贸易总量占全球三分之一,远远超过了世界上最大的区域一体化化组织欧盟所占的比例。

奥巴马总统将推动TTP视作其第二任内的政策重点,主要受三方面动力的驱使。首先,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后,美国经济低迷,急需通过扩大出口来提振就业;其次,它是美国近年来竭力推动的“重返亚太”的全球战略布局中的经济支柱;但最重要的还是第三点,即美国力争通过主导TPP谈判进程和议题,确保“走在制定全球商业规则的前列”,这不仅能使自己获益,强化美国的亚太领导者地位,还有可望藉此重塑国际贸易规则

如果TPP最终获得各国(美国国会的态度可能会是一个相当大的障碍)批准,那么,它将是20多年来规模最大的一个贸易协定。TPP将连同美国正在与欧盟共同打造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简称TTIP)一起,构建一个由美国和西方领导的全球商业贸易的新规则框架。

    奥巴马经将TPP形容为“下一代贸易协定”,称它将超越现有自贸协定的范畴,成为一套更广泛协议的“样本”或“种子”,它会把一系列“21世纪的贸易问题”纳入谈判内容,如数据流、金融监管和知识产权等。美国贸易代表迈克尔·弗罗曼在介绍TPP时也总是喜欢一再强调,它旨在“创设一个高标准的、21世纪的协议”。

    那么,它的“高标准”和“下一代”究竟体现在哪里呢?

TPP谈判由21个工作组组成,涵盖29章议题,被形容为有史以来最雄心勃勃的自由贸易协议

如果说中国极力主张的“东盟(10+N”模式依然着眼于传统的削减关税的话,TPP除了要求取消关税外,还将重点放在处理各种非关税的贸易屏障问题上,其中包括政府采购、国有企业行为、金融市场监管融合以及劳工权益、知识产权、环境保护等诸多领域。可以说它是一个“升级版”的自贸协定,但更重要的是,过去的自贸协定只关注国与国之间的边界开放问题,TPP则将管辖权限延伸进入了一国边界以内。它所力求“统一”的关于市场竞争与政府监管等方面的许多内容——包括经济立法、经济透明度、反贪污、金融自由化等——都必然涉及各国国内的经济制度。

由于TPP谈判内容不对外公开,外界只有等到协议最终达成后才有机会得知其具体内容。不过,从TPP谈判方在2011年公布的协议框架来看,这个“下一代贸易协定”主要包含五个领域的谈判内容:

第一,全面的市场准入,减少关税和其他贸易和投资壁垒;

第二,全面的地区协议,促进在TPP成员国之间发展生产和供应链;

第三,跨领域贸易议题,包括监管一致性、促进竞争、中小企业和发展;

第四,新的贸易挑战,促进创新产品与服务的贸易和投资,包括数字经济和绿色技术相关的贸易与投资;

第五,与时俱进的协定,能够适时更新协定,以解决未来新出现的问题,以及随着TPP规模扩大带来的新问题。

可见,TPP涵盖所有的商品和服务领域,是贸易、投资、服务的全方位一体化;它采取共同的原产地原则、劳工标准等,还是一种生产要素一体化;它要求采取公开透明的竞争性政策、共同的环境政策和投资保护政策等,因而大大推进了政策一体化;最后,虽然在目前TPP纲要中,人员的自由流动只是界定在临时商务人员,但从整体看,它是个商流、物流、人流全面自由化的政策平台,其最终目标是完全一体化。

由是观之,现阶段的中国是不可能加入TPP的。不说别的,仅以国有企业问题为例,TPP要求各缔约国政府取消对国有企业的一切补贴以及对国有企业海外投资所给予的特惠融资措施、保护外国私营企业经济活动、取消政府采购的优惠偏好等等。很显然,中国在短期内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条。

       因此,TPP实际上就是一份“完全市场经济国家”之间的经济合约。它貌似全部集中于经济内容,实则必定会对一个国家的政府行为、乃至政治体制产生深远影响。对中国来说,如果我们想要进一步推进改革开放、更好地融入新一轮全球化,那么它更多地应该一种外部鞭策,一份深化改革的行动指南。

如果达到了TPP的要求,中国的面貌就会与今天完全不同。而以中国的经济体量,到那时,加不加入TPP也就不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了。

    写于 2015109日,同日发表于网易客户端“头条新闻”;见网标题:目前中国不可能加入TPP;链接:http://3g.163.com/ntes/special/0034073A/wechat_article.html?docid=B5G9OJLJ00963VRO&s=newsapp&w=2&f=wx

 

0

话题:



0

推荐

陈季冰

陈季冰

492篇文章 1次访问 6年前更新

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号:冰川思想库,ID:bingchuansxk。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