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季冰按】本月已连续写了三篇有关俄罗斯政治经济问题的文章,接下来可能还会再写一、两篇,这样差不多能构成一个对俄罗斯的整体认识。这里贴出来的是第一篇。

 

本周三(7日),俄罗斯现任总理普京低调前往克里姆林宫附近的中央选举委员会总部,提交了参加明年3月4日总统竞选的文件。与此同时,聚集在胜利广场(Triumph Square,亦有译为“凯旋广场”)的反对派则正在筹划连续第三天的抗议活动。

4日举行的杜马选举结果公布后的第二天,数千名抗议者走上莫斯科街头,指控执政的统一俄罗斯党通过无处不在的舞弊赢得议会多数。这是俄罗斯多年来规模最大的政治示威活动,参与人士他们高喊“俄罗斯不需要普京”和“为了一个不搞阴谋诡计的俄罗斯”等口号,与警察对峙。在连续两天的冲突中,共有300人被捕,示威抗议的两位领导者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他在素来以儒雅示人的梅德韦杰夫总统12月7日的官方Twitter上被骂作“一头蠢驴”)和伊利亚•亚欣(Ilya Yashin)被判处15天监禁。示威活动同时也蔓延到了圣彼得堡等地。

    尽管独立民调机构勒瓦达(Levada) 今夏的一项调查结果早早地声称,三分之二的俄罗斯人认为,即将举行的杜马选举只是走过场,当局将操纵选举结果,但12月4日那天,选民却依然展示出了高昂的热情。

此前,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现任总统梅德韦杰夫亲自披挂领衔统一俄罗斯党参加选举。12月1日,梅德韦杰夫与普京还一同出场造势,承诺选举后将提高低收入公共部门工作人员工资。不过,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主席丘罗夫本周一(5日)公布的初步结果与大多数机构的预测十分吻合:普京所在的统一俄罗斯党得票率为49.5%,将获得国家杜马450个席位中的238个席位,远低于上一届国家杜马中的315个席位。这意味着该党在国家杜马虽然仍拥有微弱的13个多数席位,但已失去长期享有的宪法多数(300席)地位。

梅德韦杰夫在接受采访时大度地表示,选举结果标志着“民主正在运转”;而一脸严肃普京也说,选举结果反映了俄罗斯的真实状况,对于统一俄罗斯党来说已经是最理想的结果。但他坚持认为,统一俄罗斯党仍然保持了“领导地位”。不过,俄罗斯国内的政治观察家和媒体评论员普遍认为,这个结果对于统一俄罗斯党来说是“灾难性”,预示着俄罗斯政坛将出现急剧多样性……当然,也预示着明年3月的总统大选有可能酝酿一场更大的政治危机。”

从已经清点完毕的选票来看,统俄党在本次杜马选举中的得票率从4年前的64%骤降止50%以下。但反对党坚持认为,就连这个数字也是有水分的,因为周日的投票中非法和舞弊现象大量存在。来自欧洲理事会和欧洲安全和合作组织的国际观察人士称,有“公然破坏选举程序”的证据和“多个伪造选票的严重迹象”。他们指出,在全国受到观察的115个投票站中,近四分之一的计票过程是糟糕或非常糟糕的。素来对普京持批评态度的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则暗示,国家杜马选举的官方结果是个“谎言”,并呼吁再次举行选举。

事实上,老谋深算的政治强人普京早就对杜马选举可能引爆的国内政治动荡有所提防。他在11月27日正式接受执政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同时,即未雨绸缪般地指责西方势力资助其政敌。他当时说,在杜马选举和总统大选前,“一些外国代表召集他们资金支持的那些人,即所谓的赞助接受人,并指导他们、给他们布置任务以影响选举活动”。他还将这些接受外国势力资助的政客比作圣经中背叛耶稣的犹大。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周一和周二连续两次的表态仿佛恰好印证了普京的猜疑,她对俄罗斯杜马选举感到“严重担忧”,并指出,选举受到了掺入假票虚报得票数和其他违规做法的影响。“正如我们在许多地方所见,日前的俄罗斯杜马选举也一样,这些既不自由也不公正的选举,效果其实都是一样。”白宫一名发言人也对俄罗斯杜马选举表示了美国的“严重关切”,希拉里还重申,美国对俄罗斯独立党派Parnas被剥夺注册权,以及像Golos等观察者网站遭遇攻击表示关切。一些西方观察家断言,如果选举完全公平,统一俄罗斯党可能遭遇更大的挫败。

在俄罗斯政府看来,美国对本国杜马选举的抨击是“不可接受的”,并要求美方未来必须保持克制,“不再发出类似的敌意攻击”。普京总理则顺水推舟地指责美国是俄罗斯国内抗议活动的幕后煽动者,他回应说希拉里“为一些反对派活动人士奠定基调,向他们发出信号,他们听到了这一信号,开始积极活动,”然而他坚信,“虽然一些抗议者希望达到利己的政治目的,但多数俄罗斯人不希望政界发生巨变。”

    我历来反对用“阴谋论”的视角去看待国际关系中的许多互动,但即便如此,我仍然认为,因杜马选举而爆发类似于“阿拉伯之春”(或最低限度类似于“占领华尔街”运动)那样的“俄罗斯之冬”,大概确乎是不少西方人士、甚至西方政府有意无意的期待。不过,这种可能性目前看来微乎其微。这是由于,一场革命风暴要得以形成,除了有民意的不满,还必须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也就是说,要有一张现成的画得十分完满的“大饼”在前路上挂着。近年来,经济增长成果不能惠及大多数老百姓、贪污腐败的盛行等等因素可能的确令俄罗斯人怨言重重,但他们显然不像利比亚和叙利亚的起义者那样,对国家的未来拥有一张明确的蓝图。20年前苏联解体时他们曾经有过,但正是它的破灭造就了普京以及以他为枢纽的现今俄罗斯政治格局。现在,普京的民意支持率的确是在下降,但在另一方面,俄罗斯人却并没有能够找到另一张足以替代他的大饼。另一方面,包括在这次杜马选举中获益颇丰的俄罗斯共产党在内,没有一个反对派有足够的号召力和资源去肩负起领导、组织一场“变天革命”的使命。事实上,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它们打算掺和这场运动。

    因此,受到中东和欧美国家内此起彼伏的革命和抗议的激励,杜马选举危机未必不至于蔓延到更广的范围和更高的级别,但在俄罗斯的这个严冬里,它的能量和所能达到的成就注定是有限的。历史将会证明,要改变俄罗斯这样一个拥有独特而悠久文化传统的国家是需要有极大的耐心和智慧的。但无论对下一任“普京总统”还是对反对派政治力量,今天从胜利广场发出的呼声都是一个清晰的提示,只是俄罗斯的前途依旧叵测。

    写于2011年12月9日,发表于2011年12月10日《南方都市报》专栏,有删节。见报标题:“俄罗斯之冬”可能性甚微;链接:http://gcontent.oeeee.com/2/ae/2aec405d4b595923/Blog/d1b/6b41a8.html?t=1324910547

话题:



0

推荐

陈季冰

陈季冰

492篇文章 1次访问 6年前更新

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号:冰川思想库,ID:bingchuansxk。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