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0年07月09日 15:47

加薪潮能倒逼经济转型吗?

近来因一系列自杀、罢工之类极端事件引发的沿海企业加薪潮,并不出人意料地在一开始就赢得了舆论一边倒的积极评价。除了人性中普遍存在的同情弱势社会群体的道德感以外,更多的赞许声认为,这将有助于倒逼失衡已久的中国经济展开一场深刻的转型,进而形成以内需为主的良性的经济体系。 按照这种逻辑,中国广大的低层劳动者的收入增加,将逐渐提高国内购买力,使中国商品(服务)不必过于依赖出口和海外市场,这自然就能够使国家经济避免受到国际经济景气周期性波动的太多影响。在另一方面,劳动力成本的抬高将会逼迫企业采取引进先进技术、改善管理营销等手段提高自身的单位劳动生产率,这将推动“中国制造”往产业链的高端迁移。此前,亚洲四小......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8日 11:54

金融开放:给市场还是给股权?

中国农业银行今日正式面向普通投资者申购。连同正在同时大规模扩股和举债的中国银行,仅这两个金融庞然大物就要一下子卷走超过2000亿人民币。当然,这里面也包含了无数海外投资者的钱、憧憬和热情。

前一个周末在上海举行的2010年“陆家嘴论坛”再度将中国金融业开放的话题置于舆论焦点,其中何时推出“国际板”的问题更是引人注目。与此同时,外资银行想要在中国市场跃跃欲试的雄心也又一次高涨——渣打银行已与中国农业银行结成联盟,汇丰正积极酝酿在上海“国际板”上市。实际上,它正摆出一付回归其东亚起源的姿态,将首席执行官办公室迁往香港,并开设了中国内地的第100家分行……

在金融危机影响尚未消退、世界经济二次探底......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5日 13:55

两个年轻贵族面对一个“英国病人”

对于像我这样素来十分关心西方政治、尤其是对英国历史充满兴趣的人来说,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和尼克•克莱格(Nick Clegg)能够组成联合政府,实在是一件难以置信的事情。

略微了解一点不列颠王国辉煌往昔的人应该都知道,保守党的前身是充满保皇和贵族气息的托利党(Tory),这个名称直到19世纪30 年代才开始被现在的名字(Conservative)所替代;而只有10多年历史的自民党是由自由党与民主党合并而成,其中的自由党,前身便是推行自由主义式社会改革的辉格党(Whig)。在20世纪初工党崛起之前,托利与辉格两党曾经争锋相对,并主导英国政治达几个世纪之久。

因此,别看两位正副首相年龄同岁、都有贵族背景,甚至连外貌都有些......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30日 10:12

美国人为什么吹捧中国清洁能源

清洁能源是当今全球瞩目的焦点,也是中国发展最快速的领域之一。近来令人颇感诧异的是:以往几乎在每一件事情上——从人民币汇率到军费增长、从国内人权状况到对非洲投资等等——都要对中国指手画脚、批评说教的美国,对中国清洁能源发展却赞誉有加。尤其是美国政府官员,更是一边倒地对中国发出热烈的表扬之声。

在我的印象当中,无论是强悍的众议院议长洛佩西,还是冷峻的国务卿希拉里,以及文雅的能源部长朱棣文……都对中国清洁能源说过许多无保留的好话。

上月下旬访问中国的美国商务部长骆家辉在天津参观一家中美合资太阳能电池组件公司时说,如果美国国会不通过新能源立法,美国可能会在清洁能源技术领域落後于中国等国家。......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29日 10:04

转载:为何俄罗斯不是中国的五个原因

作者:叶夫根尼·巴扎诺夫(俄罗斯外交学院副院长)

【季冰按】这篇文章本身分析的那些道理,在许多人看来也许并无多少特别的新意和洞见。我几个月前读到它时产生的最大感慨就是:任何社会变革想要获得成功,都只能从这个社会现有的各种条件出发,迈出审慎而务实的步伐,而不能根据改革者(或革命者)心目中理想社会的蓝图来凭空设计。一个社会,既不是一台机器,也不是一件艺术品,它更像一个有机的生命体。举个例子来说吧,纵使你再有能力,你也不可能把中国人改造成金发碧眼的白种人,把武大郎改造成篮球运动员……

相比于当年共同由两国执政的共产党领导的改革,中国的巨大成功与苏联的空前失败形成鲜明对比。那么现在呢?中国改......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29日 10:01

2010年3月以来所读之书

有人这样形容中国人文社会科学学术界的浮躁风气:10年前,左手罗尔斯,右手哈贝马斯,便可天下通吃;如今,换成了左手列奥·施特劳斯,右手施米特……

这使我想起了余英时先生曾经写道的:百年来,中国思想界仿佛永远是西方潮流牵着的木偶,任何一种西方最新的学说和“主义”,都很快会在中国找到门徒。

当然,这种“视西人若神圣,视西谛为真理”并且总以为只要学得了西方某一最时髦的学说就能立刻拯救骨架民族的病态思维模式既可笑,又有害,但却并不意味着我们现代中国人不应当更加深入地了解和学习西方知识。事实上,只有抱着一种打算摈弃一切先入之见的自由、开放和强健的心态,才能更好地认识西方,进而真正从西方文化中得到......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17日 14:55

外汇储备管理思路必须要改变

根据美国财政部15日公布的数据,4月份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总额达到9002亿美元,较上月增持50亿美元。这是去年下半年以来中国连续第二个月增持美国国债,也使得中国在过去半年内持有美国国债总额短暂下降后再度回升突破9000亿大关。中国一直是美国的头号债权国,目前持有美国已发行美元国债的10%。

数据显示,自2009年4月以来的一年之内,中国持有美国国债共经历了五次减持、六次增持,还有一次持平。其中于2009年8月,中国首次减持了34亿美元美国国债。此后,从2009年11月开始到2010年2月,中国连续4个月减持美国国债,特别是2009年12月减持了幅度最大的342亿美元,使得持有量首次降至9千亿以下。就在今年2月份,中国还净卖出115亿美元美......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13日 10:41

转基因水稻之争的政治化扭曲

说起来也许会令许多人难以置信,去年下半年以来,中国互联网上争讼最为激烈且热度经久不衰的焦点话题其实既不是房价,也不是暴力拆迁,而是一个普通人看似几乎插不上嘴的专业科学问题:转基因水稻应不应该商业化?

大概是为了唤起更多人注意,反对一方不断喊出“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中国将面临亡国灭种之凶”、“这是一场新的鸦片战争”……之类耸人听闻的口号。他们还将转基因水稻的商业化形容为“国民自杀计划”、“民族的噩梦”……拥护的一方则大多端出许多高深的科学原理及实验数据,并指责反对者“缺乏科学素养”、“意气用事”。舆论界的一些好事者,如郎咸平和方舟子,也都先后卷入这场在我看来的确是相当意气用事的......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09日 17:39

市场经济与“企业办社会”是不相容的

【季冰按】据FT中文网报道,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日前表示,正打算把公司以往承担的一些社会职能交还给政府,例如探索分隔27万工人的工作与生活环境,将宿舍卖给政府等等。

以下系我在大约两周前富士康事件在媒体上达到高潮时写的一篇文章,讨论的正是这个问题。从郭台铭先生的表态来看,当时我的分析应当说还是中肯的。

仿佛一个接一个的黑色幽默,就在鸿海精密(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首次就一系列雇员自杀事件发表公开声明的第二天,25日凌晨,该公司又一名员工坠楼死亡。而在郭台铭陪同200多名海内外媒体记者参观富士康部厂房并在随后举行专题新闻发布会上之后几个小时,26日晚,又一名男子从富士康厂区C2宿舍楼坠下,这已是今年......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07日 11:05

转贴:两篇书评

转贴:两篇书评
【季冰按】我的《下一站:中国》于两年前出版以后,偶尔读到一些关于它的零星评论。下面这两篇书评都简单地提到了那本书它们的作者我都不认识。
  中国问题书籍概观:大国梦——中国崛起的思与问

丁国强

近年来有关中国话题的书籍越来越引人注目。这些书不仅追溯历史,也在考问现实、展望未来,带给人们震撼和思考。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中国的崛......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07日 11:00

“农民工上班奴”的归属困境

面对富士康的“连跳”事件,当下中国的一些“自由派”人士会困惑不解地问道:那些年轻的农民工为什么会如此想不开?假如他们觉得富士康的薪资待遇差、管理缺乏人情味……他们完全可以选择离开它,到别处去另谋高就,没有人强迫他们呆在那里。

从这种基本认识出发,富士康的悲剧主要应当归咎于失败和教育和不良的社会风气,因为它们导致了年轻人的自我中心和脆弱性格。此外,大概还有媒体渲染的放大效应及其潜在的心理引导。这种解释看起来相当有说服力。不是吗?为什么类似的悲剧频繁地发生在“80后”、“90后”的新一代农民工身上?事实上,上一代农民工的收入更低、工作更辛苦、工作条件更恶劣,他们怎么没有动辄就跳楼?

励志作......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02日 17:13

天津《假日100天》的采访

【季冰按】我不久前写了一篇从丹麦小美人鱼雕塑讨论何为“国宝”问题的文章(链接为http://blog.ifeng.com/article/5300431.html),引起了一些讨论,以下为上周接受天津《假日100天》报记者赵伯月小姐相关采访的见报内容。

美人鱼 不供起来的国宝

记者联系丹麦驻华使馆,大使馆工作人员说:“美人鱼雕像是百年来首次离开家乡出现在上海世博会上。”这使得中国游客趋之若鹜,因为中国媒体几乎千篇一律地给这尊1.5米高的雕像加以前缀——丹麦国宝。而这尊美人鱼在丹麦不过躲在海边港口“风餐露宿”,和中国人心目中本应有的国宝级待遇大相径庭……

有精神记忆的传承才是国宝

“说得直白点,虽然......

阅读全文>>